安衣人

我是一个在木叶拖着雪童子打荣耀(非王者荣耀)的审神者。

喜欢你后的心理活动(2)

看文提醒:1.bug很多,私设一堆,做好心理准备。
2.如果看到半路踩雷了赶紧退,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预先提醒……毕竟我觉得写的挺正常的……
3.欢迎纠错。
4.久来来,看得到的话吱一声,我来填坑了。
5.忘了说,绝壁是he,没有刀婶的tag我是不会瞎掰的(捂脸)
接受了就继续往下看吧。

    
         三日月抱着叠好的外套沿着走廊往回走。心情莫名很好,上扬的嘴角有点压不住。
        醒来时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还有那个人的外套……碰不到人没办法了,只能送回他的屋子里了呢……老爷子努力抑制内心升腾而起的开心,眼睛还是没能忍住。
        脚步轻快的穿过一扇扇木窗,一闪而过的水蓝色让他倒回去了两步。
        一期正在主君的屋里。
        窗子是半撑开的,他抱着外套悄无声息地站到窗边。
        主君今天好像特别开心……
        一期背对着窗户。
        一期有些紧张……是在说什么吗……
        主君凑近听的是什么……他们在说什么呢…………
        “……你大声点,我没听清。”主君在使劲的憋笑。
        三日月只听清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主君让一期大声点。
       他看向那个背影静静的站了几秒,轻轻地将外套放在了窗沿。
       离去的背影轻快已荡然无存,甚至有些僵硬,有星星点点气息浓重的黑色慢慢地爬上衣角。

        他和一期的过去,只要他不提,没人知道。那……主君呢?她知道吗?
        三日月有些头疼。
        她应该不知道吧……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是知道的吧。所以不论出阵远征或是内番都非常巧合的从没排一起过?
        三日月更头疼了。
        微笑着送走了突然被叫走有急事的一期,看着未动一口的茶叹了口气。好不容易两人都闲暇,能坐下来闲扯一下。
         昏黄的光线还在不停的跳跃,三日月撑着头压抑着头疼,眼皮突突的跳了两下……似乎曾经看过主君翻历史资料的样子……对见过……三日月死死摁平额头爆起的青筋,努力回忆主君看的书……一地的书……拿在手里的那本有关……天下一振……
        一阵风吹的光线抖动得更剧烈,三日月忽然发现主君靠着门框看着他,在他看过去后,扇子半掩的嘴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他嚯的站起身,冷汗直冒。
        光线全灭了,一切都静悄悄的,一期走后没关的门,只有满月的亮光照着。

         当初从树后走出来也犹豫过,他见到的一期一振,是那个人,也不是那个人……不过只要是在一个屋檐下,总有机会让他想起来吧。
        或者最坏也就重新再来,毕竟会有很多机会……
        所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日月茫然的抬头看阳光明媚的天空,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背影。
        就是闭着眼睛也可以想到的一期红着脸的样子,然后他磕磕巴巴的对主君说,“……夫人。”
        等了好长时间的意义是什么?他突然迷茫了,跟主君回本丸的初心又是什么?
        踏出本丸的一瞬间三日月恍惚想起来,吃茶点时一期问他昨晚的派对怎么没参加。
        昨晚原来有派对啊。
————————————————————————————————
      tbc
我决定填坑。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