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衣人

我是一个在木叶拖着雪童子打荣耀(非王者荣耀)的审神者。

情人节的最后一小时(一篇完)

事先说明:
        1.enmmmm存在 别人的本丸 的一期三日。
        2. 特殊的情敌特殊对待,是一条隐藏一期婶线。
        3.bug有,私设有,ooc我尽力了。
        4.综上,除了上述感情关系外其他一切无感情线。
清楚了往下看————————————————————————————————

         夜已经深了。
         这个本丸的主人虽然习惯熬夜,但绝对拒绝夜晚还要继续办事。所以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刀剑男士已经入睡……
        当然除了那么几个明明无事却仍在屋外晃荡的。
        太鼓钟贞宗叼着一根草双手枕头靠墙坐着,墙另一边是主君的屋子,里面还亮着光,还有几个人时大时小的说话声。
        他正在听墙角。几分钟以前他正听的专注,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转头看到一双反射着烛火光的眼睛,吓得他差点叫出声。
        髭切呵呵笑着露出一对小尖牙,一边解释主上怕鬼所以换他当近侍,一边自然的坐到旁边一起听墙角……
        屋子里的主君撑着头看着对面的来访者,说话有气无力:“……你怎么了,这个表情我看不出来你是在哭还是在笑。”
        还有一个今夜连夜翻墙过来在主君屋子里借宿的,隔壁的女审神者坐在她们后面玩自己的苦无,抛向空中又接住,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那个……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你本丸的一期君出门了嘛……”来访者是新搬来附近的女审神者,捏着衣角可怜巴巴的看着主君。
         然后被主君打的哈欠喷了一脸的气:“……你在附近也就认得我们两个。”
         妹子迅速收起可怜的表情,双手撑着下巴,头晃啊晃:“就给你们讲讲今天的事,今天不是情人节嘛……”
         髭切听的笑意越来越重,太鼓钟拿胳膊肘捅捅他示意忍着点。
          “我今天早上……”
         

         

           我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快中午了……掀开窗帘的我脸色惨白的看着外面热闹的本丸,我还穿着睡衣……
           于是我有点怂的缩了回去,干脆今天不行军了算了。打算关窗户装作并没有睡醒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退退手里抱着一束玫瑰花,因为跟肤色对比太鲜明了我才注意到的……然后我发现不少刀都抱着花,这时我才意识到来来去去的人比平时要多了不少,然后我看了看日历发现今天是情人节。
    

         “等一下,以你的那啥来想,你怎么可能记得住2.14是什么日子。”主君毫不留情的打断她。妹子皱了皱眉:“日历上写着啊!”
         于是她继续讲。

        然后我突然改变主意不装死了。毕竟有了个正当的放假的理由,情人节嘛。
        有时候我会很想赞美设计我房间窗户的人,打开关上几乎没有忙碌的人注意得到。所以我默默的看着本丸里的景象。
        然后回想起我十八年来根本没注意过情人节是怎么过的……感觉有点失败啊……

        “说重点啊我还想睡觉啊……”在后面的邻家审神者哈欠连天,“你别告诉我你就讲你一颗空虚寂寞的少女心,还是大半夜的跑到别人家讲……”妹子白了她一眼。

        重点马上来了,我看见一期一振抱着一束鲜红的玫瑰从远处走过,然后马上要转弯……然后我就不由自主的摸出门跟了上去……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就好奇了一下,毕竟我一直在猜一期有没有喜欢的人嘛……所以就……
         然后就看到他在三日月的窗口前停下很轻的敲了敲窗户,坐在窗边的三日月今天也依旧在喝茶发呆。
         不得不说一期的眼神真是温柔得不行啊……我已经假想过不少次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不过不管什么样的人,能被这么温柔的他喜欢着肯定很幸福吧……能被他那样注视着的人真让人羡慕……
        所以他把花轻轻地递给窗子里面的人的时候我觉得我有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感情积在一起……之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痛吗。”主君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妹子愣愣的:“痛。”然后回过神,也不明白哪里痛。
 

         我就一直看着他,到他优雅的道别,然后回身——我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突然认出那不是我本丸里的一期。
          对哦我本丸的一期没有这——么温柔优雅,是个有点黑的。

          “我觉得是你本丸的。”妹子这么说道,然后主君手没撑住一下子磕到了头,邻家婶婶揉得她龇牙咧嘴的:“那你的滤镜是有多厚???我本丸的一期对每个三日月都很温柔,但只对一个会带感情的看。”妹子无辜的撇撇嘴。

          然后我坐在我房间的窗台上,想着我好像大半天没看见我本丸的一期了。
         黄昏了人也慢慢少了,风有点大了所以我扯了窗帘裹了裹。歌仙出门晾了被单后没关本丸大门,门外有两个小孩子拖着风筝跑过去,尾巴差点卡在大门门缝里……我觉得我要睡着的时候眼前人影晃动,睁开眼睛看见一期在窗边笑着看着我。
          我脑袋死机了,当时第一反应是居然是“被他注视着的人真的好幸福哦”……然后茫然的看着他拿出来一束玫瑰……

          “所以你讲了这么半天是跟我说你被告白了然后怂了跑了跑到我这里了?”主君死鱼眼看着害羞到捂脸的妹子,妹子捂着脸嗯啊了半天。
         主君继续死鱼眼:“今天为了维持一下本丸经济所以我挖了一堆玫瑰卖,莓莓出去送花,”停了一下,“下午收到一个收货地址是你本丸的订单。”
         妹子幸福的昏昏沉沉,嘟囔着“鬼知道给谁的我没收到快递……”慢慢的趴到桌子上睡着了,邻家婶婶一脸嫌弃的思考着怎么把她弄走。
        太鼓钟突然察觉到屋外有第三个人的气息,旁边的髭切突然低声开口:“一期殿下,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太鼓钟听见身旁有刀微微出鞘的声音。
        来人悄无声息的地从黑处走到暗处,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食指抵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一脚踏进明亮的屋子。
        墙外听得很清楚屋内另外两个小姑娘骚动起来,一期比了个噤声,然后轻轻地抱起睡着的小姑娘,微微欠了欠身以示歉意。

        “你又是为什么翻墙过来呢。”髭切听着主君轻声问躺在旁边的人,估摸着主君要睡着了。
        “跟自家近侍闹脾气了呗……”旁边的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主君屋子的门突然被暴力打开,门外的两个人突然警觉起来。
        “髭切……”主君困到了极点还是撑着打开门,“阿尼甲!!”
         髭切本能的应了一声,警惕性提到了最高,因为他感觉主君浑身的戾气仿佛要实体化……然后主君三步并两步走过来缩进他外套里又困又不满的闷吼: “老娘不干了!一个两个的……不干了!髭切我怕鬼……你进来陪我!……”
         髭切一脸无奈,手在半空中不知道往哪放。太鼓钟嘴巴张开了一直没合上,叼的那根草滚出去好远。
         没两秒主君又自动退出外套,睡眼朦胧的念着明天要早起给懒癌洗衣服,一边念一边晃回了床上。太鼓钟关好了门跟着无奈抓头发的髭切走了。

         “情人节快乐哦。”邻家婶婶在黑暗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旁边躺着的人含糊不清嗯了一声后翻了个身。
————————————————————————————————
因为码字码了一段突然发现自己有病……所以慌的写烂了……结果还是熬了夜……
狗命要紧,明天绝对绝对不能熬夜了,再这么下去我怕我真的会出事……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