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衣人

我是一个在木叶拖着雪童子打荣耀(非王者荣耀)的审神者。

喜欢你后的心理活动。(1)

         第一次发刀舞的文,其实我最开始写的不是这篇……但是因为一期三日粮真是少得我泪流满面。为了我亲爱的情敌和我不饿肚子,懒如懒癌的我被逼的写起了文。尽管质量真心不怎样但……毕竟是自己写的嘛,我不嫌弃。(情敌敢嫌弃我就打死她并立即写一篇我x她而且开车的文。)
          咳咳。正经的开始了。就是一个小故事而已。
——————————————————————————————

         “左文字一家里总是宗三殿最先吃到点心呢,您知道为什么吗?”一期一振的发梢在微风里上下飘,他笑着问坐在旁边的人。
         “哦……?为什么呢?”旁边的人喝了一口茶笑着接过话题。
          “因为……主上每次都会恰到好处的在他开口‘日常笼中鸟’之前把点心塞到他嘴里,再蹲下去喂小夜。”
           “哈哈哈,那……江雪殿呢?”
           一期想了想主上,又看了看旁边的人好奇的样子,斟酌着开口:“主上……每次端去江雪殿那里都是……呃……挺惶恐的?”他挠了挠头,“这样说会不会有些不尊敬?”
          三日月笑的茶都拿不稳,头上的穗子一抖一抖。
          不知为什么悬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下来,“说起来,主上这样子还真是让人怀疑她和第一天见到江雪殿的那个是不是同一个人啊。”一期心情很好的喝了一口茶。
         
         
          时间倒回去一个小时。
          近侍一期一振端着茶盘去找三日月,在路上碰见了正在散步赏花的老人家。
          然后他突兀地喊了对面一声夫人。
          在对面似乎是震惊的目光中就差士下座道歉了。
          老人家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就笑了笑,目不转睛的盯着茶盘里的东西:“哦哦……这茶点不错呢,是谁做的呢?”

           然后他们迅速和稀泥,便成了现在的情景。
           “说起主上第一次见到江雪殿……是不是也是在那次出阵见到我的?”三日月眯了眯眼,阳光暖暖的,晒得他有些犯困。
             一期愣了下,“是啊……主上当时还以为出来的是我弟弟呢。”他想起那天,有些绷不住表情。
             小姑娘兴致勃勃的踏进了传说中的神奇的地方,然后在第一个敌军阵营捡到了江雪左文字。她当时的反应……一期莫名想到加州清光撇撇嘴对大和守安定说的一句话:
              “仿佛石乐志。”
              一期用力的甩了甩头。
             大概是之前揉头发抓僧袍折腾的太过,送走那位脸色快黑出汁的左文字家大哥后,小姑娘便在车上瘫了一路。灭掉敌军大本营后一期让军队休整休整准备回本丸,背后传来沙沙的树声,他回过头看到有个人拨开枝桠走出来。
             一期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曾经经历过这个场面。衣着华贵的人轻轻拨开帘幕望着他,晦明变化的光线里温柔的笑着。
             他又想起自己之前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帘子……因为这位虽然小但是性格诡异的主君,就喜欢灰白黑。其实就是懒吧,他默默的想,于是去马车前喊主上下来确认一下新人,再带回去。
              小姑娘应该是刚醒,含混不清的让他直接抱车上来。一期开始有些懵,后来听见里面碎碎念念着大白腿之类的……他沉默了。
              马上车里急促地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主上飞快的伸出半个身子:“莓莓你听我解释,我……”然后突然一个踉跄摔了下来,一期手快的接住。
             小姑娘把一期的衣服都捏皱了,震惊到舌头打结:“爷爷爷爷……爷爷!??”
            三日月哈哈哈的笑着:“我是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嘛,按年龄来算也确实是个老爷爷了哈哈哈。”

          一期回过神的时候茶都凉了,刚想说声失礼,却发现旁边的人靠着柱子缩成一圈睡着了。他想了想,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三日月身上。
          收拾好茶盘,一抬头就看见一片花瓣悠悠落在睡熟的人脸上,美的让他砰然心动。
          有一瞬间,要怎么形容啊。
          他走的时候脚步有些不稳。
————————————————————————————————
可能,还有,后续……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