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衣人

我是一个在木叶拖着雪童子打荣耀(非王者荣耀)的审神者。

喜欢你后的心理活动(4)

考试周貌似一直都是急得不行但什么都没有做●_●
希望考好点。
         设定纯属乱哔哔,没有考证。比如五四没有高速枪。请不要作死只放三个队员去五四挖山。
——————————————————————————————
          会议室大门紧闭着,鹤丸将百叶窗唰的放下来以后回头压低声音:“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了,我们……”
          秋田看了看主君的脸色,然后咚咚咚跑去拉开了百叶窗。
          “请务必让我去找三日月殿下……”一期少见的有点急,“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请让我一个人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但直觉告诉他越多人的话越不容易找到。
            “这是不可能的。”主君捧着杯子小口喝着,避开一期的视线,“我大概能猜到他为什么离开,以及我确实觉得越少人越容易找到,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这是命令。”
            “你是觉得你可以活着到王点见到人吗。”主君扒拉着桌上的杯子,转了一圈又一圈。
             鹤丸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出声提议:“我和一期殿下一起……”
             “明天你跟秋田换一下,这几天你当近侍。”
             “诶???”鹤丸突然傻了。
              “秋田带队,跟莓莓一起出阵,”主君顿了一下,“还有一个队员是平野。三个人,不能再少了。”
               出会议室之前鹤丸被主君威胁了一番,保证自己不会瞎说,然后一脸沮丧的去收拾东西换近侍。
              修行归来后的秋田和平野确实是很强的战力,一期想,而且现在他的心不是冷静的,平野能很好的处理一些事。
              他又想到会议室里主君跟他提到,一般情况下如果没得到主君的允许,付丧神是出不了本丸的。就三日月殿下的情况来看,失控走出本丸……临近暗堕了吧。江雪殿下之前有提过他曾看到的失控的例子。
                
                   
                   
           
               “一期哥,找到什么了吗?”平野甩开卡在刀尖的敌人的铠甲,走到一期那边,“这一路除了行溯军,没看到过正常付丧神的迹象。”
               一期沉默着摇了摇头,握紧手中的刀继续往前走。快到敌军大本营了,敌人越来越强,两个弟弟还在勉强撑着,他抬头看了看一声不吭走在前面的秋田,看到他抬手抹了一把伤口淌出的血。天空突然乌云翻滚,一到惊雷劈下来,三人突然警觉——遇上检非违使了。麻烦了,一期抽出刀握紧刀柄。
                斩开最后一个检非违使后平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握着刀柄的手有点脱力,大口喘着气时转身却看见一支枪笔直的刺向费力从尸体上抽出刀的秋田,不由自主的发力飞奔过去,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期迅速从旁边一个翻滚挡到秋田面前,那杆枪扎到了他的肩头。
                是行溯军队伍里的高速枪!平野脸色发白,飞扑过来却因为脱力只削掉了对方的刀装,迅速回身准备补刀,秋田大吼着:“就是这里!”,一跃而起斩掉了高速枪的头,平野看着秋田微微抖动的手知道他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但是还没到放松的时候。一期看着周围聚拢的行溯军慢慢的退到与两个弟弟背对背。
                 行溯军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一期感觉自己的大脑要被汗和血糊住了,居然知道在检非违使来的时候藏起来而不是打道回府?
                 “一期哥,我们估计已经进了敌军的大本营。”平野再次抬手抹掉血污。
                 “大家合力上吧!”秋田尽量让自己喘的不那么明显,蹬地借力第一个跃了出去。一期看了看形势,自己尽管受了伤,但还能再抗几刀,两个弟弟……平野再挨一下估计就拿不动刀了,秋田……就算是因为是队长才死撑着,事实上估计再被砍一下就路都走不了了吧……下定决心后一期冲到最前面奋力斩杀敌人,将两个弟弟护在身后……
             
              
         以前听主君讲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故事,比如车祸以后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啦,淘宝上买了个首饰发现居然是某种通灵信物啦,被仇家追杀的遍体鳞伤筋疲力尽摔下悬崖结果被好心的老爷爷救了不说还笑咪咪的递给他一本绝世秘籍啦……
                奇遇之前必定是有个能钓出奇遇的事件,小姑娘合上书深沉的说。逼出夕瑶之前就是雪见拖着景天打kiss,见神龙还得找七颗龙珠呢。
                
              
                 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够不够格见一次有那个人的奇遇呢……
                 一期从面前的敌人身体里拔出刀,反手贯穿了身后敌人的胸膛。身体已经麻木了,只是在机械的挥刀,然后艰难地踏着血污一步一步往前挪。恍恍惚惚的看见的不是漆黑的敌人,而是一个背着光的人柔和的轮廓,那个人轻轻拨开帘幕温柔的笑着说不早了。
                 据说人死前会看到走马灯,放的都是自己这一生的景象。
                 身为刀剑也能看到吗。一期昏昏沉沉的想着,就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传到鼻尖……他猛的睁开眼睛。
                 火,漫天的大火。一期呼吸越来越急促,几乎快喘不过气,满眼明亮的橙色让他瞳孔骤然收缩,烧焦的气味充斥着整个鼻腔,身前身后都有轰然倒塌的梁木。
                  他对火有一种病态般的恐惧——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但是主君知道,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也问不出口。
                  一期突然看到了骨喰,他在挣扎着向自己靠近,头顶上传来巨大的响声,情急之下一期只能伸出手——身旁同时有另一条手臂伸出去,将骨喰用力推了出去,轰然塌下来的巨大房梁横亘在他们之间,火在喧嚣着,却似乎世界都安静了。
                  “三日月殿下会想我们的哈哈哈。”鲇尾不自然的开着玩笑,抓着一期手臂的手出卖了他的恐惧。一期怔怔的看着自己拍了拍鲇尾的手自然的说:“夫人自有他的去处。”
                  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夫人现在会在哪里呢,会在干什么呢。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赏花,还是磨墨写信呢。
                  院子里看得到的天空,应该会有从大阪城受惊的鸟飞过吧。
     
      
                  精疲力尽的倒下的一瞬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没事了,一期想,没事了,全都想起来了。一双手接住了倒下的他。
                  眼睛都睁不开,没有看到是谁接住了自己,却没来由的安心了。枕着那个人的腿,那双手覆在他的眼睛上。他费了好大的力抬起胳膊碰到那双手:“夫人……回家吧。” 过了好久,久到一期都要睡着的时候,头顶传来一声轻飘飘的回答。
                  秋田和平野一路跟着一期后面补刀,看到一期倒下的时候一瞬间的慌张——然后三日月伸手接住了他。平野放松了神经时前面的秋田却突然警惕的抬起刀,他这才看到三日月的狩衣下摆不小的面积已经爬上了黑色。
                  三日月挥刀斩开了最后两名敌人,两个短刀才完全放松下来摇摇晃晃的坐到他旁边。秋田笑的很开心,指着天空:“是鸟啊,好想跟着它一起去啊……”声音渐渐低下去,闭上眼睛靠着他睡着了,三日月哭笑不得,旁边的平野睡着了还抓着他和一期的衣服,似乎一放手他们就消失了。
                   衣摆气息浓重的黑色在渐渐的褪去。
————————————————————————————————
t,tbc……可以算完了,不过还有个番外,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写下来……写下来就会连到安衣人本丸的另一个故事线了……是关于珠子的。早就想写珠子的文了,只是在挑珠子的cp而已……
             秋田说的话都是本丸里的语音。秋田真的很可爱,眼睛特别特别好看,极化前极化后近侍语音没什么直接虐的但就是细思可以虐到渗透。书信没什么直接虐的但也是细思虐到渗透。6.27是秋田被指定为国宝的日子如果我没记错什么细节的话。

评论

热度(15)